天津武清区,小柑橘成就

作者:农业快讯

又到了柑橘成熟上市的季节。今年是崇明柑橘的丰收年,亩产量在1万斤左右,按照目前市场上0.7元/斤的批发价计算,每亩柑橘纯收入在四五千元左右。这一收益大致与种植翠冠梨相当,远高于种植常规水稻。对于这样的“战绩”,种了几十年橘子的绿华镇人盛士达觉得挺满意,但再仔细一想,心中又有些五味杂陈。

连日来,气温骤降,温室大棚蔬果生长得怎样?近日,记者乘车从天津市武清杨村城区沿着武香路一直向北,探访位于南蔡村镇粜粮务村的天民蔬果合作社种植基地。虽然风已停,但寒冷依旧。路旁的一个个养鱼池里,已结了一层薄冰。

由甜蜜到酸涩

上午10点,到达种植基地,60多个温室大棚非常壮观,白色的棚膜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银光,整个园区却看不见一名农民。合作社负责人朱琳笑着说:“农户们都在温室大棚里面忙碌着呢。”

上世纪80年代初,崇明开始大规模种植柑橘。盛士达是当时最早的一批橘农之一。“那时橘子最贵卖到一块钱一斤,一斤橘子可以买好几斤大米,橘农的日子好过得不得了。”盛士达回忆说,在那个“万元户”都很稀少的年代,买几斤橘子吃吃,是一件“高端大气上档次”的事情。很快,在崇明绿华、长兴等地,柑橘种植规模迅速扩大,最多时有近13万亩,占全市橘园总面积的八成。1986年,长兴前卫柑橘公司出品的柑橘开始出口海外,崇明柑橘成为上海第一种出口的地产水果。那是崇明柑橘的黄金年代。

掀开厚厚的棉门帘,弯腰走进一个温室大棚,绿油油的秧苗扑面而来,仔细观看,种的是草莓。只见一垄垄秧苗上缀满了一个个青涩的小果子,偶尔有一两个“红玛瑙”映入眼帘,令人格外欣喜。“现在草莓还处在生长期,再过20天左右,就会全部成熟变红了。”技术员陈卫良一边弯腰整理果子,一边介绍,“秧子上结的果不能留太多,否则会互相抢着吸收养分,草莓长不大,还不好吃。”

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,交通运输越来越便捷,大量外地柑橘进入上海市场。因高纬度、高湿度的地理气候环境,崇明柑橘的甜度不如南方各地出产的蜜橘,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逐渐处于下风。人们的工资收入翻了又翻,崇明柑橘的零售价却还是一元,最低谷时批发价仅为0.15元/斤且乏人问津。低价滞销带来的后遗症是橘农们开始对橘园疏于管理,柑橘品质更难以保证,由此陷入恶性循环。无论是对于橘农还是顾客,崇明柑橘的滋味都是酸涩的。

跟室外形成反差的是,温室大棚内温暖如春。陈卫良说,冬天温室大棚不怕冷,就怕雾霾。因为只要晴天有阳光,光线照进来,棚内就会迅速升温,但需要把温室大棚入口、边缝处弄紧密,否则冷风照样会吹进,冻坏秧苗。

为了生计,盛士达只好和其他橘农一样,砍倒了大部分橘树,改种翠冠梨和水稻等作物。柑橘种植面积锐减到5万亩,就连持续了27年的柑橘出口,也因为柑橘腐烂率过高等问题被迫在2013年中止。

“晚上没有阳光,怎样保温?”记者问道。“下午4点,我们就把温室大棚外面顶端的保温被子盖好,把白天的室温保留住,然后在温室大棚入口处加挂双层棉门帘,不让冷风进入。”陈卫良笑着说。

柑橘产业回暖

记者看到,一垄垄的草莓下铺着一层黑色的塑料薄膜,令人好奇。朱琳告诉记者,这是为了不让杂草生长出来,如果没有这层膜,杂草就会从土里生长出来,除草就要打农药,影响草莓质量安全。朱琳弯腰把地膜掀开一小片,里面有一段黑色的细管,喷头处淌下的清水正滴落在草莓根部。“这是滴灌,好处是精准浇灌,不费水,另外,不产生过多湿气,可确保草莓少生病害。”朱琳说。

面对柑橘产业的颓势,崇明柑橘人不甘心。新一代橘农陆巍早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尝试改变传统的种植模式,提高柑橘品质。他将高枝换接、限根种植等现代农业技术运用到柑橘种植中。所谓的限根种植是指将橘树根系限制在一定范围内,改变其体积和数量、结构与分布,以优化根系功能,并可进行水肥精准调控,促进果实上色和糖分积累,大幅提升柑橘品质。在传统宫川品种的基础上,陆巍还引进国内外各种柑橘新品,经过多年试种,成功实现量产。再通过大棚种植技术,可将采摘期延长至春节前后。

在温室大棚的一角放着一个白箱子,一只只蜜蜂正从里面飞出来。“这是蜜蜂箱,从外地买来的,里面有上万只蜜蜂,是专门给草莓授粉用的。”陈卫良说,“因为温室大棚是密闭的,再加上目前是冬季,没有外面的昆虫飞进来授粉,所以就让蜜蜂授粉,跟人工授粉相比,蜜蜂授粉效率高,效果好,草莓格外香甜。”

本文由金沙贵宾会手机版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